• <legend id="dr7k1"></legend>

    1. <ol id="dr7k1"><blockquote id="dr7k1"></blockquote></ol>

      <optgroup id="dr7k1"><li id="dr7k1"></li></optgroup>

      <legend id="dr7k1"><i id="dr7k1"></i></legend>
      <span id="dr7k1"></span>

    2. <span id="dr7k1"><output id="dr7k1"><b id="dr7k1"></b></output></span><span id="dr7k1"><sup id="dr7k1"><nav id="dr7k1"></nav></sup></span>
      <track id="dr7k1"><em id="dr7k1"><del id="dr7k1"></del></em></track>
      1. <optgroup id="dr7k1"><li id="dr7k1"></li></optgroup>
        <span id="dr7k1"><sup id="dr7k1"><object id="dr7k1"></object></sup></span>
        <ol id="dr7k1"><blockquote id="dr7k1"></blockquote></ol>
        <optgroup id="dr7k1"></optgroup>

        1. <legend id="dr7k1"></legend>

        2. <legend id="dr7k1"></legend>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學院新聞 > 正文
          學院新聞
          學院新聞
          美國干涉陰云下的世界人權困局
          發布者:學辦     發布日期:2021年12月10日 08:50     點擊數:

          序言

          不干涉內政原則是國際關系和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其含義為,在國際關系中,國家或國際組織不能干涉屬于其他國家或組織成員內部管轄的事項。[1]不干涉原則派生于國家主權原則,旨在保障國際社會中每一個國家的主權都能得到尊重,并且每一個國家都能夠平等且獨立的行使國家職能。

          作為當今國際社會秩序基礎的重要基石性文獻,《聯合國憲章》對于國家之間的平等、國家的獨立、不干涉內政有著明確的規定。其中,第一條規定,聯合國之宗旨為:

          “二、發展國際間以尊重人民平等權利及自決原則為根據之友好關系,并采取其他適當辦法,以增強普遍和平?!?/span>

          這一條特別強調人民平等的權利,強調自決原則作為開展國際友好關系、促進普遍和平的基礎,就是特別注重不干涉內政的意義。

          《聯合國憲章》第二條規定:“為求實現第一條所述各宗旨起見,本組織及其會員國應遵行下列原則:

          ……

          四、各會員國在其國際關系上不得使用威脅或武力,或以與聯合國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會員國或國家之領土完整或政治獨立。

          ……

          七、本憲章不得認為授權聯合國干涉在本質上屬于任何國家國內管轄之事件且并不要求會員國將該項事件依本憲章提請解決;但此項原則不妨礙第七章內執行辦法之適用。

          這里又進一步、更為細致和明晰地規定了不侵犯、不干涉他國主權的原則,具體體現為不侵害他國的領土完整、政治獨立、不干預屬于國家國內管轄的事件。此后的國際法規則對此予以深化。1970年聯合國大會通過的《國際法原則宣言》中,在涉及“依照憲章不干涉任何國家國內管轄事件之義務之原則”時明確規定,“任何國家或國家集團均無權以任何理由直接或間接干涉任何其他國家之內政或外交事務。因此,武裝干涉及對國家人格或其政治、經濟及文化要素之一切其他形式之干預或試圖威脅,均系違反國際法?!盵2]在國際關系領域,國家間的干涉行為通常表現為一((尤其是霸權國或主要大))“為維持或變更事務的實際情況而對另一個國家事務的專橫干預”。[3]干涉的手段是多種多樣的,除了武力干涉外還包括一些非武力的干涉手段,如對其他國家的事務發表干涉性言論、利用媒體進行煽動性宣傳、針對其他國家的事務通過決議或法案、以及對別國實施經濟制裁等。

          美國在立國之初,采取孤立主義政策,即華盛頓所說的絕不參與或卷入歐洲事務。然而,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后期開始,美國成為了全球事務的全面設計者與引領者,美國不再僅僅局限于對美洲事務的規劃,而是開始對歐洲和亞洲的許多地方都表達了非常的關切。自1823年的“門羅主義”到如今的“新門羅主義”,美國對他國內政的干涉已經從美洲地區擴展到了全世界。無論是歐洲的復興與開發,還是亞太地區的發展與平衡,甚至是中國的內政,美國都要進行干預。

          美國是世界上干涉別國內政次數最多的國家之一,根據美方自身的數據可知,其中從1992年到2017年的25年間,美國對外軍事干預就達到了188次。[4]美國出于地緣戰略和國家利益上的不同考慮,采取了典型的實用主義策略,即針對不同國家采取不同標準的干涉:(1)順勢而為,如對埃及;(2)外交庇護,如對巴林;(3)武裝干涉,如對利比亞。長期以來,美國一直打著自由民主的旗幟、喊著捍衛人權的口號,堂而皇之地干涉別國內政。從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等國多年不息的戰火,到“阿拉伯之春”爆發后數量激增的難民,美國不僅一手操縱了當年西亞北非的動蕩,而且導演了“顏色革命”,致使眾多國家久無寧日。[5]

          一、以捍衛民主為名的干涉侵犯他國主權

          美國自詡為世界上最倡導自由和民主的國家,也是世界上最喜歡干涉別國政治體制與社會制度自由選擇的國家。美國干涉其他國家內政的行為由來已久。在其羽翼稍一豐滿之際,就開始侵犯他國的主權和領土。早在19世紀的西方殖民時代,美國就曾以行使所謂的“領事裁判權”(consular jurisdiction)為名,對其半殖民地國家的司法裁判權進行干涉,嚴重地侵犯了被干涉國的主權與內政。其中包括1844年美國強迫中國清政府簽訂不平等性質的《中美望廈條約》,第21條就首次提到了“嗣后中國民人與合眾國民人有爭斗、訴訟交涉事件,中國民人由中國地方官捉拿審訊,照中國例治罪;合眾國人民由領事等官捉拿審訊,照本國例治罪?!睋Q言之,僑居在中國境內的美國公民如果觸犯了中國法律,中國的司法機制是不能對其按照中國的法律予以審判的,而只能交由美國領事館處理,這顯然是嚴重侵犯中國主權、危害中國民眾基本人權的行為,對中國內政構成赤裸裸的干涉。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國際法確立了許多對居住在海外的公民和實體組織權利的保護措施。在這種情形下,一國再以為了保護其本國國民的利益為由,濫用大國外交保護干涉東道國內政,就是典型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盡管如此,美國在許多場合依然援用這一理由干涉他國內政。

          上述以民主和自由為借口的干涉行為不僅違背了國際法,而且對他國主權構成了嚴重的侵犯。20世紀60年代,美國以保障自由世界為由干涉安哥拉獨立。安哥拉地處非洲南部,擁有豐富的石油資源和重要的戰略地位。隨著世界殖民地民族解放運動浪潮的興起,作為葡萄牙殖民地的安哥拉先后出現了“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安哥拉民族解放陣線”和“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三個黨派。由于蘇聯支持“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這支黨派,這使得深受冷戰思維影響的美國支持另外兩個黨派。于是,這場本身致力于國家民族解放的斗爭,在大國的干涉中逐漸演化成為國家內部的黨派之爭。1975年3月葡萄牙在安哥拉撤軍后,安哥拉出現了“三分天下”的局面。為緩解美國干涉越南戰爭失敗造成的國際影響力下降,美國將安哥拉視為美蘇博弈的一個新的重要戰場。近年新解密的文件證明,美國在安哥拉內戰爆發前的6月初就已對為如何干涉安哥拉內戰的隱蔽行動作了初步的計劃和評估。一份標志時間為6月11日的備忘錄中已初步計劃了隱蔽行動的內容,其中包括三個部分:隱蔽財政援助,隱蔽政治援助,隱蔽軍事援助。在這份文件中,美國確定了如何干涉安哥拉的措施和規模。[6]1975年11月11日,在維持了短暫的和平后,安哥拉正式爆發了兩派三方的全面內戰。這場在美國干預下的戰爭持續了27年之久,造成上百萬安哥拉人喪生,三分之一的安哥拉人流離失所成為難民,同時也對安哥拉經濟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使其至今仍是世界上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安哥拉并沒有因為美國的干預而成為自由世界,反而成為了一個基礎設施低下、經濟發展受阻、人權狀況堪憂的國家。

          美國以保護本國公民為由,公然違反國際法干涉格林納達內政。1983年10月25日凌晨,美國宣稱“由于格林納達成立了新政權,居住在該島的上千名美國人遇到了危險”,進而以海陸空聯合的方式對格林納達發動了武力突襲,并強行登陸該國。格林納達只是一個位于加勒比海上的袖珍小國,國土面積只有344平方公里,當時國內正規軍和民兵僅有4000余人,既沒有??哲婈?,也沒有坦克和大口徑火炮的重型武器,美國卻投入了15艘各型艦艇和230架戰機,這場力量對比懸殊的戰爭毫無懸念地只進行8天就結束了。[7]毫無疑問的是,這場戰爭的實質就是美國對一個主權國家發動的侵略戰爭,其目的是加強和鞏固美國在中美洲地區的戰略地位與戰略優勢,希望克服里根政府上臺初期因越戰失敗所引發的國內政局緊張。美國的這一侵略行為不僅危害了相關國家的人權,而且遭到國際社會的廣泛批評:1983年11月2日,聯大第38/7號決議就對美國的這次行動給予了批評;戰爭爆發后,美洲國家組織常設理事會在華盛頓召開緊急會議,會上絕大多數國家都認為美國在格林納達的行為嚴重破壞了“不干涉原則”,要求美國立即撤軍。[8]這場非法干涉他國內政的行為,也使得美國的國際聲譽大打折扣。

          美國以推動建設民主社會為名干涉尼加拉瓜內政。自1980年起美國開始介入尼加拉瓜內戰,扶持尼加拉瓜反政府力量,并對尼加拉瓜的桑解陣政權實施準軍事行動,禍亂社會,置民生于水火。從1984年開始,在美國的自主和直接參與下,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組織在尼加拉瓜的布拉夫、科林托、桑提諾等幾個重要港口附近布雷,范圍包括尼加拉瓜的內水和領海。港口布雷對尼加拉瓜的進出口貿易,特備是石油供給造成了很大打擊。1984年1月3日,日本的一艘商船在科林托港外觸雷;3月20日,蘇聯郵輪也在科林托港觸雷,并造成5名船員身受重傷。短短的幾個月內,就有6個國家的12艘船只在尼加拉瓜水域觸雷,這嚴重威脅到了尼加尼加拉瓜的安全和航行。美國還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攻擊尼加拉瓜港口、石油等設施。[9]美國政府在對尼加拉瓜裁決軍事行動的同時,還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裝加強對尼加拉瓜主體經濟農業的破壞。反政府武裝攻擊合作社、威脅農民,還向居民區發射迫擊炮,造成了十多萬難民的傷亡。由于受到反政府武裝的攻擊,一些地方的農民無法正常農耕,致使農作物減產。里根政府還對尼加拉瓜進行經濟制裁。1986年4月至7月,政府通過的國家安全決定指令第124號文件《中美洲促進民主、經濟發展與和平》中就明確指出,“對尼加拉瓜進行經濟制裁,將會給桑地諾主義者帶來壓力?!盵10]1984年4月9日,尼加拉瓜向國際法院提起申請,請求法院責令美國立即停止上述行為,并對尼加拉瓜及尼加拉瓜國民所受的損失給予賠償。最終,國際法院認定美國存在對尼加拉瓜非法使用武力、干涉尼加拉瓜內政的行為,因此美國有義務立即停止和抑制一切違反上述法律義務的行為,賠償尼加拉瓜由于違反習慣國際法義務所造成的損失。[11]然而,美國卻拒絕執行國際法院的判決。最后,尼加拉瓜迫于美國政府的壓力,在1991年向國際法院撤訴并表示再也不會追究此案。美國高舉民主自由的旗幟干涉尼加拉瓜內政,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阻礙了尼加拉瓜國內社會經濟的正常發展,造成民眾的大量傷亡與流離失所。[12]此外,美國政府在尼加拉瓜制造的分裂與長期內戰,同樣也導致了人民內部的對立與仇殺,從而為尼加拉瓜未來的和平與發展埋下了一粒危險的種子。

          美國為維護其在巴拿馬運河區的利益,以保護本國公民為借口,公然向巴拿馬發動武裝入侵。1989年12月20日,美國以保護在巴拿馬的美國公民為借口,以2倍于巴拿馬的兵力悍然對巴拿馬發動了軍事入侵。[13]當日凌晨,隱蔽在美國的F-117A隱形戰斗轟炸機潛入巴拿馬里奧阿托鎮上空,緊接著兩個橢圓形物體直落而下,頃刻間發出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氣浪和煙霧吞噬了巴拿馬兩個連隊的營房。與此同時,美國海軍“海豹”小隊的部分隊員襲擊了諾列加的小型私人機場,炸毀了諾列加的座機。另一部分“海豹”隊員襲擊了守衛諾列加專用船的衛兵并炸沉船只,從而切斷了諾列加的空中和海上逃路。接著,美軍5支特遣隊同時向巴軍27個重要目標發動進攻。[14]在美國入侵的14個時期間,這個人口總數僅有200萬的小國遭受了美軍飛機投下的400多枚炸彈的轟炸,造成數百人死亡、數千人受傷,許多民眾淪為無家可歸的難民,巴拿馬的建設與經濟受到了巨大的損失。美國對巴拿馬的軍事入侵是其霸權主義的典型表現,是對拉美國家人權的無視和踐踏,理所當然地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

          美國以打著民主的旗號實行艦炮政治,威脅主權,干涉內政,不僅侵害了國法的基本原則,而且嚴重威脅了相關國家的自決權,給世界人權事業籠罩了一層濃重的霸權陰霾。

          二、以人道主義為名的干涉釀成人道災難

          盡管人道主義干涉在文辭上似乎具有合理性,但實踐中的人道主義干涉從未維護人道主義,故而,此類情況并非被普遍接受的習慣國際法。人道主義干涉包括兩類行為:一是為了人道主義目的而實施的強制行動,它是在出現大規模侵犯人權的情況下,根據《聯合國憲章》第7章,有全球性或區域性國際組織實施的或者由其授權而進行的集體干涉;另一類是沒有授權的單方面的或由多國進行的干涉。[15]由于“人道主義干涉是一個經常引起混亂和誤解的概念”,[16]國際社會的實踐中很少存在排除政治、經濟或意識形態考慮的、純粹出于人道主義的干涉。冷戰結束以來的不同階段,美國以“人道主義干涉”為理由強行對他國的政治與社會制度進行改造,野蠻干涉他國內政,釀成了諸多的人道主義災難。

          美國在伊拉克庫爾德危機中,表面上高舉人道主義旗幟,實際上積極謀取自身利益。1991年4月5日,美國及其盟國作為發起國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了688號決議草案,其中譴責了“在伊拉克許多地方包括最近在庫爾德人居住區人民受壓迫,以致威脅該地區的國際和平與安全”的情況。最終,該決議以10票贊成、3票反對和2票棄權被通過,這是海灣危機以來安理會所有通過的決議中獲得支持最少的一個。并且,688號決議沒有提到《聯合國憲章》第7章,也沒有提及任何集體強制措施,更沒有明確授權或同意多國部隊的軍事干涉。[17]然而,由美國領導的西方多國部隊憑借安理會的688號決議對庫爾德實施了聯合干涉,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了禁飛區為伊拉克德爾庫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自治機會,在伊拉克內部形成了國中國。在1991年11月聯大辯論中,發展中國家普遍認為多國部隊的干涉雖然增強了聯合國對緊急情況的反應能力,但是它構成了對一國主權的侵犯。負責與伊拉克商談有關人道主義救援問題的聯合國官員埃里克(Erik)也認為:“多國部隊的干涉是沒有授權的單方面行動,因此根據國際法,它是非法的。作為單個的先例,它不能創立一個新的習慣規范?!盵18]美國此舉貌似為了支持庫爾德人的自治或獨立事業,實質上卻是為了石油資源,為了維護美國在海灣地區的霸權地位。隨著2017年中東進入“后伊斯蘭國”時代,伊拉克庫爾德人的重要性在美國政治戰略中的地位也隨之下降,所以當伊庫區在2017年9月25日舉行獨立公投時竟遭到美國的強烈反對。[19]由美國在伊拉克庫爾德問題上的態度反復可知,庫爾德人的人權狀況如何、自決權是否合法等問題都不是美國最主要的關切,美國的干涉行動所看重的是如何使自身的國家利益最大化,對于目標國的人道主義沒有任何真正的關注。

          美國對南聯盟的干涉更是造成了慘痛的人道主義災難。20世紀90年代,隨著南聯邦解體,由于領土、財產和利益分割上的矛盾以及原本存在的民族糾紛和宗教沖突,各共和國間和各國內的不同民族間先后發生了規模不等的武裝沖突。1996年阿爾巴尼亞民族激進分子成立“科索沃解放軍”,開始采取暴力手段的分離運動。1997年以后,科索沃地區不斷發生武裝沖突事件,傷亡人員日趨增多,約30萬人流離失所淪為難民。[20]在這一背景下,美國對南聯盟實施了所謂的“人道主義干涉”。美國對南聯盟的干涉直接激化了該國的民族矛盾和相互之間的仇殺,波黑戰爭與科索沃戰爭導致近30萬人死亡,近300萬人淪為難民,最終南聯盟被肢解成羸弱國家。[21]美國及北約插手干涉科索沃危機,不僅表現為對捍衛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的南聯盟的政治施壓、經濟制裁、軍事威脅乃至赤裸裸地使用武力,而且體現在對科索沃阿族分裂主義勢力和非法武裝的袒護、縱容甚至支持。[22]科索沃危機本是一個屬于南聯盟內政的民族問題,美國與北約繞開聯合國對其進行大規模的軍事干涉,不僅造成了該地戰火紛爭不斷,人權和人道主義危機不斷,與此同時也加劇了科索沃從南聯盟分裂的進程??墒钱?994年盧旺達發生種族大屠殺事件、整個國家真正深陷人道主義危機之時,美國卻沒有像以往一般積極干涉,而是對此表現得冷漠。由此可見,美式的“人道主義干涉”本質上只是追求單級霸權的一個借口,從而掩蓋自己非法干涉他國內政、掠奪資源與獲取利益的面孔。

          以保護的責任為由軍事干涉利比亞,破壞利比亞的社會發展,導致深重的人權危機。保護的責任在國際關系的實踐與理論發展中應運而生,2005年國際社會正式接受了這個概念,這一年聯合國大會審議通過了《2005年世界首腦會議成果》,這也是對保護的責任最具權威的承認。從概念本身而言,保護的責任作為國際法中的一項原則,其目的是為了促進國際社會對于極端的人道主義危難形勢實施行動,既不必囿于傳統人道主義干涉所要求的“當事國同意”,又具備了超越“人道主義干涉”所蘊含的單邊行動危險的可能性。[23]然而,保護的責任一方面缺乏精確的界定,另一方面欠缺完善的國際制度設計與保障,[24]這也直接導致了在實踐中保護的責任很大程度上成為了掩飾人道主義干涉的“特洛伊木馬”,成為了美國非法干涉他國內政的借口。利比亞曾經是北非最富有、社會福利體系最為完善的國家。雖然其國內也存在著一些社會問題,但這些問題都不是災難性的。隨著2011年美國以保護的責任為武裝干涉利比亞,這個國家陷入了戰亂、資源短缺與大量難民滋生的困境中。自2011年2月起,源于突尼斯的動亂蔓延至利比亞,卡扎菲政權開始武力鎮壓反政府勢力,內戰爆發。反對派組成“全國過渡委員會”,以達到推翻卡扎菲政權和建立民主政體為宗旨。2011年2月26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制裁利比亞,凍結卡扎菲資產,并把事件交由國際刑事法院處理。3月17日,聯合國安理會以10票贊成,5票棄權的結果通過第1973號決議,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3月19日法國率先空襲利比亞,美國和英國緊隨其后。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支持下,反對派在軍事上頻頻得手。在第1973號決議通過以后的時間里,以法國為首的北約諸國利用先進的軍事設施,幫助利比亞反對派與政府軍作戰,這就成了扶助交戰中的一方攻打另一方的戰爭,而不再是人道主義援助。至8月22日凌晨,反對派已全面控制首都的黎波里并全城搜捕卡扎菲。到了10月北約不停轟炸蘇爾特,直至10月20日卡扎菲被殺身亡,利比亞政局陷入混亂。[25]美國以保護的責任為名干預利比亞內政,不但沒有提升利比亞人民的人權狀況,反而摧毀了利比亞原有的社會福利機制,導致了更為嚴重的人權危機。

          美國以敘利亞存在化學武器和人道主義危機為由,支持敘利亞反政府軍,公然干涉敘利亞內戰。“阿拉伯之春”爆發后,敘利亞反動派要求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下臺,進而發動了對敘利亞武裝部隊及親政府民兵組織的恐怖襲擊。2011年8月,隨著敘利亞局勢的不斷惡化,美國總統奧巴馬公然發表言論表示,總統巴沙爾應該下臺,改變敘利亞政權將是美國對敘利亞政策的頭等大事。隨后美國干涉介入敘利亞內戰,為反對派提供武器、食品和藥品等援助。[26]2018年4月敘利亞局勢再度成為焦點,4月7日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發生疑似化學武器襲擊事件,14日美國聯合英國和法國,以“維護聯合國的權威和原則”與“維護世界和平”為由,在繞開安理會授權的情況下對敘利亞發動了空襲。英國政府還公布了其司法大臣的法律意見,指空襲敘利亞屬于必要的“人道主義干涉”,是為了緩解敘利亞日益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27]據敘利亞人權組織稱,這場空襲的死亡人數接近2萬,其中大約有6500人是平民,導致了沖突以來最大的一波難民潮。[28]

          往事歷歷,被干涉的國家殘垣斷壁、民生凋敝、社會動蕩、治理失序,被干涉的人民顛沛流離、苦不堪言。這樣的行動,與人道主義目標背道而馳,不僅沒有提升人道主義,而且導致人權水平斷崖式的下降。

          三、反恐怖主義為名的干涉引發安全危機

          美國在經歷了“9·11”恐怖襲擊后,加緊退出反導條約,提出打擊所謂“邪惡軸心國”的口號,拒絕加入國際刑事法院,而且是把謀求太空絕對軍事優勢和稱霸太空作為既定方針。[29]美國以反恐為名發動戰爭的本質,無非是為了服務美元、石油、軍火等壟斷集團的利益??植乐髁x一般是通過暴力犯罪的形式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并且往往與宗教和極端主義或民族分裂勢力相關聯,但國際社會缺乏對恐怖主義概念的明確界定,這使得美國采取軍事手段干涉他國內政有了可乘之機。于是,美國以反恐為名對外軍事行動包裝成正義的化身,實際上卻是為獲取利益、謀取霸權、輸出價值觀打擊不同意識形態所服務。

          此種行為引發了廣泛的安全危機。其中,借著渲染恐怖襲擊受害者的身份,美國采取了諸多霸權干涉措施。2001年的阿富汗戰爭是美國反恐的第一戰,也是21世紀的第一場戰爭?!?·11”事件在給美國造成慘痛打擊的同時,也為美國之后一系列的侵略和干涉行為提供了借口。美國在2001年10月7日發動了針對基地組織和塔利班政權的阿富汗戰爭。時任美國總統的布什向世界宣布,美軍要在阿富汗打一場樣式很特殊的反恐戰爭,以徹底消滅制造“9·11”恐怖襲擊的幕后黑手及其同盟者塔利班武裝。[30]隨后在2001年的12月20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了第1386號決議,授權成立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對國際和平與安全的阿富汗局勢采取行動。然而,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行動,已經遠遠超出了其合法性與正當性,根據聯合國阿富汗援助團的記錄,在2009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阿富汗沖突造成28291名平民死亡,52366人受傷,而大量的阿富汗平民傷亡中,有不少就是美軍的襲擊造成的。[31]針對美國在阿富汗的霸權行徑,2017年11月20日國際刑事法庭開始立案調查阿富汗反恐戰爭期間美國的戰爭罪行。值得一提的是,正是因為美國曾經為了抗衡蘇聯而支持了在阿富汗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才有了后來的本·拉登恐怖主義。這場持續了20年之久的反恐戰爭,并沒有終止阿富汗的戰亂和塔利班政權。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對外宣布已經正式接管阿富汗政權,美國在阿富汗的反恐之路可謂是越“反”越“恐”。

          美國以反恐為名對伊拉克所進行的干涉,不僅將伊拉克這個國家的安全無處存身,而且使伊拉克人民陷入長期的苦難之中。2003年3月20日,美國以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支持恐怖組織”為由,在未獲得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情況下,組織以美英為主的聯軍對伊拉克發動了一場“先發制人”的武裝打擊,并推翻了薩達姆政權。[32]這場戰爭歷時近9年,直至2011年12月18日美軍才全部從伊拉克撤出。事后,美國不得不承認并沒有找到所謂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薩達姆政權與國際恐怖組織有聯系。但這場戰爭卻造成伊拉克數十萬人死亡,數千名美英聯軍喪生,伊拉克的歷史文化和經濟損失慘重。[33]依據時任國務卿鮑威爾手里晃悠的那一小瓶“洗衣粉”,美國就以“伊拉克制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繞過聯合國展開了大規模軍事行動,其真實目的是為了推翻薩達姆政權,霸占世界第二大石油資源。[34]美國既不存在迫在眉睫的武力攻擊或武力威脅可以支撐其采取“先發制人”的武裝打擊,也沒有事先獲得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甚至在事實上也沒有證據證明伊拉克與恐怖組織的關聯。因而,從嚴格意義上講,美國對伊拉克的這場武裝打擊就不是反恐行動,而是一場非法的武力入侵行為。

          反恐為名制裁蘇丹政府和相關個人,以此謀取本國經濟利益。1993年因被指控為包括哈馬斯、真主黨等組織提供支持,并包庇本·拉登、“財狼”卡洛斯等國際恐怖分子,美國將蘇丹列入支持恐怖主義名單,開始對蘇丹進行制裁。不僅實施武器禁運,而且禁止兩用(即既可軍用又可民用的物資與技術等)出口,停止為蘇丹提供國際援助,并限制國際金融機構對蘇丹貸款。1997年,當時的克林頓政府指責蘇丹繼續支持恐怖主義活動,宣布對蘇丹政府進行“凍結資產”、“貿易禁運”等進一步制裁措施。2006年,美國小布什政府以達爾富爾等問題為由,再次加碼對蘇丹政府和相關個人的制裁,并對蘇丹石油工業發展進行限制。按照制裁令,美國政府不僅凍結了蘇丹政府在美資產,還對其進行貿易禁運及金融等領域的嚴格限制。在美國的制裁干涉下,蘇丹不得不在2011年被迫接受南蘇丹獨立,但美國卻出爾反爾拒絕解決制裁。直到2017年10月6日,美國國務院才宣布解除對蘇丹的制裁。長達20年的制裁給蘇丹經濟帶來了嚴重影響,據蘇丹政府估算,制裁導致的直接經濟損失超過400億美元。2011年,南蘇丹分裂帶走大量石油收入,制裁對蘇丹經濟社會發展的負面作用進一步顯現。[35]但美國并沒有停止對蘇丹的干涉,直到2019年蘇丹發生政變后,美國還干涉過渡政府努力改變所謂的“宗教和人權”狀況。2020年10月根據當時美國特朗普政府的要求,蘇丹政府同意和達區反對派和解,雙方簽署了《最終和平協議》并同意共享權力,接著又同意向美國的恐怖主義受害者及其家屬支付3.35億美元賠償等一系列條件,美國國會才最終于2020年12月14日宣布將蘇丹從“恐怖國家名單”中移除。[36]但多年制裁所導致的糧食、燃油等生活必需品的短缺,以及經濟發展受阻,使得蘇丹依然深陷民生危機。

          美國以反恐為名,濫用武力,任意拘禁,破壞國際與國內法治,更深度地破壞了相關各國和人民的權利,使得免于恐懼的安全權處于風雨飄搖之中

          四、以單邊制裁呈現的干涉阻礙世界發展

          對其他國家實施單邊制裁的行為違反了國際法與國際關系中的不干涉原則,不僅破壞了國際秩序的和平與穩定,而且還制約了國際社會的經濟發展、加劇人道主義災難。數以十計的聯合國大會決議、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決議、特別報告員報告等文件反復確認和重申,單邊制裁“措施和立法有違國際法、國際人道法、《聯合國憲章》以及關于國家間和平關系的規范和原則”。代表廣大亞非國家的亞洲-非洲法律協商組織自1956年成立以來,也多次從法律角度明確反對單邊制裁。[37]然而,美國卻為了自身的霸權地位與國家利益,長期對多國實施單邊制裁行為,打著民主和人權的口號對他國進行污名化,煽動顏色革命,推動政權更迭。

          早在20世紀40-50年代,美國對危地馬拉的全方位制裁措施就嚴重阻礙了該國的發展。位于中美洲的危地馬拉于1944年以一場革命的形式推翻了當時的暴君,開始建立起了民主政權。民主政權大抵是以羅斯福的新政為模型,并逐漸成功地將獨立經濟發展置入正軌。[38]然而,就因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獲得了危地馬拉支持中美洲國家共產主義活動的情報,為了遏制危地馬拉形式對美國利益的進一步不利影響,美國從1953年起制定了一系列制裁危地馬拉的“勝利行動”計劃。[39]在經濟上,美國對危地馬拉進行出口管制,限制對危地馬拉的商業貸款,切斷對該國的石油供應;軍事上,對危地馬拉實施武器禁運,同時增加對其他拉美國家的軍事援助以孤立危地馬拉;在外交上,揮舞意識形態大棒,大肆污蔑、渲染危地馬拉遭到“共產主義滲透”的威脅。美國政府對危地馬拉的干涉,徹底地摧毀了危地馬拉中產階級的民主改革,把危地馬拉的經濟發展與民主進步攔腰斬斷,使危地馬拉重新陷入了嚴重的貧困落后、社會混亂、恐怖和獨裁統治。危地馬拉至此陷入了長達36年的內戰中,造成數十萬人喪生、上百萬人流離失所。[40]

          類似地,長期對古巴實施單方封鎖與制裁,嚴重損害了古巴的經濟發展,危害了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古巴應該是當今世界上遭受美國單邊制裁時間最久的國家之一,受封鎖時間長達60年。根據古巴政府的相關統計,自1962年以來美國對古巴的經濟、金融、貿易等多個領域實施封鎖和制裁,目前為止已導致古巴損失近1500億美元。一直以來,國際社會對單邊制裁都持強烈反對態度。聯合國大會從1989年起,每兩年通過關于反對以單邊經濟措施為手段在政治和經濟上脅迫發展中國家的決議;1992年起每年通過決議敦促美國終止對古巴經濟、商業和金融封鎖;1997年起每年通過決議聚焦人權與單邊強制措施問題。特別是在特朗普執政的四年期間,美國政府對古巴采取的單邊制裁措施超過240項,其中50多項啟動于新冠疫情肆虐之際,給古巴民眾的生活造成了嚴重沖擊。[41]雖然兩國關系在2015年時曾一度有所緩和,但自2017年特朗普上臺后美國再次采取了“極限施壓”政策,不斷加碼對古巴的制裁。甚至是在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美國依然對古巴實施了超過50項的制裁措施,致使古巴社會經濟活動遭受重創,使古巴民眾的生活雪上加霜。古巴經濟學專家里卡多·托雷斯指出,對別國實施經濟制裁是美國在國際上推行強權政治的慣用手段。美國政府謊稱“對古制裁僅針對政府,不針對民眾”,而實際上長期的封鎖對古巴經濟和人民生活造成了嚴重危害。美國政府還將新冠疫情視為加速對古施壓的契機,企圖借此機會切斷古巴旅游業、僑匯等主要外匯來源,摧毀古巴經濟,削弱政府權威,制造社會動蕩,顛覆古巴政權。[42]美國長期對古巴采取單邊制裁與封鎖的行為是其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體現,不僅違反了國際法的主權平等與不干涉原則,同時也摧毀了古巴經濟,損害了古巴人民的根本利益,破壞了國際社會的地區性安全與穩定。

          同樣,不斷加碼制裁導致伊朗經濟增長受創,國內陷入人道主義危機。制裁伊朗是美國國際類單邊域外制裁中的典型代表,自2015年8月美國特朗普政府單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后,美國對伊朗重新開始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2019年1月10日,美國白宮發布美國總統特朗普關于制裁伊朗附加措施的聲明,11月4日美國財政部宣布制裁多名與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相關的個人和實體。[43]美國制裁伊朗的過程中,還涉及到了干涉其他國家對的伊朗政策,是典型的霸權主義行徑。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措施主要包括:禁止伊朗在國外參與核領域的投資活動;禁止各國向伊朗出口坦克、戰斗機和軍艦等重型武器裝備;禁止伊朗進行任何與可運載核武器彈道導彈有關的活動;加強在港口和公海對涉嫌運送違禁品貨船的檢查措施;禁止各國與伊朗進行與核相關的活動有關的金融交易,同時禁止伊朗在國外開設可能會被用于資助其核活動的獨資或合資金融機構。面對美國的制裁,伊朗在政治、經濟、安全、外交等多個領域承受重壓。特別是隨著2020年新冠疫情的全球性爆發,在美國不減輕制裁的情況下,伊朗根本無法正常采購到用于抗擊疫情的藥品、防護設備和疫苗等物資。美國將食品和藥品這些基本的民生用品也納入到制裁清單的做法,就是罔顧伊朗人民的生命與健康。某種程度上而言,美國就是造成伊朗人道主義災難的兇手?!爸撇煤鸵咔榫拖翊滔蛞晾实膬砂褎?,伊朗政府一方面要從美國制裁中挽救本國受重創的經濟,另一方面要從疫情蔓延中挽救生命。雖然美國對伊朗的制裁法案豁免了部分藥品和醫療設備,但制裁對貿易、金融、企業、銀行系統等領域的廣泛限制,使國際上的藥品和設備很難進入伊朗市場?!盵44]

          對朝鮮實施新的制裁措施導致朝鮮半島局勢進一步緊張化。2016年3月10日,朝鮮向半島東部海域發射2枚短程彈道導彈,16日美國白宮新聞辦發布公告稱將對朝鮮實施新的制裁措施,直至朝鮮最終履行國際責任和義務。這份制裁行政令的內容包括凍結朝鮮政府在美國政府境內的任何資產,禁止對朝鮮的商品、服務、技術出口以及在朝鮮進行新的投資。同時美國政府還將把與朝鮮主要行業有貿易往來的人列入了黑名單。面對美國更加嚴苛的制裁措施,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部發言人在聲明中也給予了強硬的回復,它表示因為特朗普當局的“過度軍事挑釁”朝鮮半島形勢極其嚴重,特朗普當局出爐的對朝政策包括高強度的制裁打擊、在韓國部署永久戰術核武器、對朝進行“斬首行動”和先發制人打擊三部曲。朝鮮對此也將根據美國挑釁的方式和程度,以包括核打擊手段在內的所有朝鮮式超強硬方式予以堅決回應,朝鮮不會重蹈伊拉克和利比亞的覆轍,朝鮮有能力打擊韓國、日本甚至美國本土目標。[45]值得一提的是,雖然朝鮮進行核試驗的行為對半島安全存在著重大隱患,但目前國際法中尚不存在可以禁止朝鮮進行核試驗的相關條約或國際習慣。因而,美國單方面對朝鮮實施制裁的行為既不具有合法性也不具有正當性,反而加劇了朝鮮半島局勢的復雜化與緊張感。

          美國的制裁措施導致了委內瑞拉經濟嚴重衰退,造成委內瑞拉人民生活質量進一步退化。委內瑞拉是一個鄰近美國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區的中等國家,擁有豐富的石油資源,面臨復雜的地緣政治環境和地緣政治利益。美國為了維護本國在拉丁美洲的地位與利益,以維護該地區穩定為理由不斷干涉委內瑞拉的國內政治。美國的干涉目的昭然若揭,就是為了獲取委內瑞拉的石油,以此來實現對委內瑞拉石油資源的搶奪。根據委內瑞拉經濟學家路易斯·奧利弗羅斯撰寫的調查報告,美國的制裁對委內瑞拉的各個部門,包括已經惡化的石油工業、食品、藥品、燃料進口以及人道主義組織和非政府組織的工作都產生了消極影響。[46]2019年1月23日,委內瑞拉反對派領導人胡安·瓜伊多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美國立即同意,隨后馬杜羅政府立即宣布與美國斷交,并于4月27日宣布正式退出美洲國家組織。緊接著委內瑞拉迎來的卻是美國全方位的制裁,就連委內瑞拉的國境線都被進行了封鎖。[47]美國對委內瑞拉不斷加碼的單邊制裁造成了該國嚴重的經濟和人權危機,國內形勢的惡化迫使大量委內瑞拉人民離開家園。根據聯合國統計,截至2018年底委內瑞拉的移民與難民總數已達300萬人,其中有80%的人選擇去往其他拉美國家。此外,委內瑞拉的難民問題也逐漸演變成為區域性危機,大量來自委內瑞拉的難民同樣給拉美的其他接收國造成了巨大的人道主義救濟壓力,這些拉美接收國家不得不面對更加嚴重的財政和就業壓力,各拉美國家的安全問題也由此產生了新的隱患。

          美國以一貫的霸權思維和霸道行徑宣布單邊制裁俄羅斯。2021年8月20日,美國連同英國宣布對涉嫌毒害納瓦爾內的俄羅斯情報人員及其相關機構實施制裁。同日,美國政府還宣布對參與“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的一艘俄羅斯籍船只和兩名俄羅斯公民實施制裁。隨后,美國國務院將“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向美國提交報告,認定涉及該項目的俄羅斯兩個實體將受制裁,另將兩艘船只列為將被凍結財產。[48]納瓦爾內事件本質上是俄羅斯的國內事務,美國在尚未查明真相的前提下指責俄羅斯有罪的做法是不正當的,以此為由宣布對俄羅斯實施單邊制裁更是毫無道理的對反國際法不干涉原則的違背?!氨毕?”天然氣管道項目是俄羅斯與德國兩個主權國家間的事務,美國在阻撓該項目未果的情況下,憑借國內法對其實施域外制裁是不符合國際法的。近年來,美國和俄羅斯兩國間的關系本就復雜,美國此次既缺乏國際法依據、又欠缺事實真相佐證的對俄制裁行動,無疑會使兩國本就敏感脆弱的關系雪上加霜,從而不利于國際區域與整體的安全與發展。

          經濟社會文化發展是促進人權的重要條件。美國出于各種名目采取的制裁措施,試圖陷對方國家于經濟困境,就是罔顧他國人權,一意孤行地達到自身霸權目標的典型。

          五、依據國內決議的干涉挑戰國際法原則

          主權平等原則是國際法與國際關系中的基石性原則,位居《聯合國憲章》中的七大基本原則之首。主權原則包含的一項基本國際法常識就是主權國家之間無管轄權。換言之,一國不得濫施“長臂管轄”,不得利用本國的國內法制裁其他國家人民在本國領土外的正?;顒?。然而,美國通過制訂決議或法案的方式對其他主權國家、機構或個人實施制裁,是其慣用的對他國進行非軍事干涉的伎倆。從過去到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發展中國家都深受美國干涉內政之害。這種對他國內政的粗暴干涉,大多時候都打著捍衛人權的旗號。美國以他國人權困境為借口,通過簽署決議或法案的方式對他國進行制裁,其本質卻是用荒唐、虛偽的雙重標準踐踏國際法和國際關系基本準則的行為。美國擅長于用人權和民主這類所謂的“普世價值”對另一個國家進行干涉,用以打擊與其利益或意識形態存在沖突的國家。

          美國通過“臺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簡稱“臺北法案”)干涉中國臺灣內政,危害中國人民的主權和人權。中國臺灣地區自蔡英文當局執政以來,先后已有普林西比、巴拿馬、多米尼加、布基納法索、薩爾瓦多、所羅門群島、基里巴斯等七個國家與中國恢復或建立了外交關系,其中有3個是拉美國家。2017年6月13日,中國同巴拿馬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巴拿馬共和國政府承認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巴拿馬共和國政府即日斷絕同臺灣的所謂“外交關系”,并承諾不再同臺灣發生任何官方關系,不進行任何官方往來。2018年5月1日,多米尼加共和國與中國建交;同年8月21日,薩爾瓦多共和國與中國建交,他們也同時宣布斷絕與臺灣的“外交關系”。[49]這使得一直將拉美視為自己后花園的美國感到了不適,一方面美國受其固有的零和思維的影響,另一方面為了鞏固自身在亞太地區的戰略地位,自2017年起美國陸續通過了《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核態勢報告》等文件,方面地將中中國視為假想敵、美國稱霸世界的絆腳石與競爭對手。為制衡中國的和平崛起與發展,美國開始利用臺灣問題遏制中國。2020年3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此前由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的“臺北法案”,這一法案公然阻擾臺灣的所謂“邦交國”與中國建交,并要幫助臺灣拓展“國際空間”,聲稱對于“采取行為傷害臺灣安全或繁榮的國家,美國應考慮改變與其經濟安全與外交接觸”。[50]在1979年的《中美交建公報》中,美國明確承認了一個中國原則,承認了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此舉無疑是對《中美建交公告》的違反,是對中美兩國關系的傷害。對于中國與拉美國家建立外交關系的公開、透明和正常行為,美國卻公然進行干涉,美國國務院宣布召回駐這幾個拉美國家的大使或代表,并給其他拉美國家施加壓力,阻止他們與中國建交??梢?,美國這一系列的粗暴干涉他國內政的行為,是嚴重違反國際關系準則的霸權主義行徑。

          美國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公然插手中國香港事務企圖擾亂中國的國內社會穩定。中國制訂并通過香港國安法,一方面是為了確保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是為了強調在維護國家安全時保障居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堅持法治原則。香港國安法明確規定了在法律的實施過程之中,要遵守并具體體現法治原則與人權保障原則。[51]美國卻不顧國際法上的不干涉原則與中國政府的強烈的反對,通過了所謂的“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來干涉香港事務。香港修例風波發生以來,激進暴力犯罪行為不斷升級,這些暴力行為突破了法律、道德和人性的底線。暴徒瘋狂打砸、肆意縱火、癱瘓交通、暴力襲警、殘害市民,將校園變成“兵工廠”,嚴重侵害包括警務人員在內的廣大市民的人身安全、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嚴重危害法治和社會秩序,嚴重破壞香港繁榮穩定,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將香港推到了極為危險的境地。美國國會的一些議員卻把肆意縱火、打砸商鋪、暴力襲警等嚴重犯罪行徑稱為是人權和民主的問題,進而插手香港事務,公然為香港激進勢力和暴力分子撐腰,伺機與“港獨”分子里應外合,嚴重危害香港繁榮穩定。中國多次強調,香港是中國的香港,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干預。美方肆意挑戰中方底線,踐踏“一國兩制”原則,并妄圖借此牽制中國發展。在此背景下,美國眾議長佩洛西卻揚言,“如美國因商業利益而不為中國的人權發聲,美國就失去了在世界任何地方為人權發聲的道德權威”。顯然,佩洛西將美國人權立場標記為“政治正確”,而美國國會推動涉港立法,意在使美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有據可依”,給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撐腰。同時,美國國會還推波助瀾要求政府不但表明美國的“人權立場”,更要對華采取“實際行動”。[52]香港地區的和平穩定符合香港人民、中國人民、甚至是美國人民在內的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利益,只有在香港的社會秩序與安全得到有效保障的前提下,香港公民才能享有最基本的人權。美國相關的涉港法案是對中國政府和人民維護國家利益的公然挑釁,破壞了香港的民主自由與高度自治。

          美國通過“涉疆法案”干涉中國在新疆的反恐措施,以莫須有的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有關個人和實體實施單邊制裁。21世紀以來,為應對世界各地日益蔓延的以宗教為主要特征的恐怖主義,聯合國先后制定了《聯合國全球反恐戰略》和《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中國根據這些聯合國框架內的國際反恐文件,對本國領土內新疆地區出現的極端主義分子開展教育和職業技能培訓,幫助他們早日回歸社會,恰恰是符合聯合國反恐戰略目標的行為。然而,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卻在2020年6月17日簽署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指責中國政府在新疆反恐過程中對穆斯林少數群體實施了多項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從而對中國相關人員采取了限制入境、凍結資產等制裁措施。此后,美國眾議院又于2020年9月22日和30日先后通過了“維吾爾族強迫勞動預防法案”和“維吾爾族強迫勞動披露法案”,繼續對我國在新疆的政策橫加干涉。[53]美國在缺乏事實真相的基礎上,對中國依照國際法與國際社會的通常做法開展反恐、去極端化的正常行徑肆意歪曲,是對中國內政赤裸裸的干涉。新疆曾經深受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之危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依法打擊暴恐活動,積極推動去極端主義化,不斷促進民族團結、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美國關涉新疆民主和人權問題是假,妄圖利用新疆恐怖和極端主義干涉中國內政、遏制中國發展,并最終實現其政治利益是真。

          在主權國家林立的環境下,維護人權首先要確保主權,要避免國家分裂,美國這種偽善地挑動他國內部事務、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不僅顯示了其一以貫之的霸權主義、美國優先的心態,而且揭示了其對人權的忽視,為一己之利禍亂世界人權。

          結論

          人權,不是有口無心地念上幾句就能真正實現的。需要深入而踏實的努力,需要久久為功的持久建設。一些國家不僅自身的人權保護遇到了瓶頸,甚至不斷下滑,而且對他國的人權構成屢屢破壞。當今世界,人類社會在迎來新發展與新機遇的同時,也面臨著來自經濟、環境、疾病等諸多領域的挑戰。在這種情況下,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達國家,應該放下政治博弈與霸權思維,能夠秉持維護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宗旨,停止對他國內政的干涉,并為促進人類整體的人權發展與進步貢獻力量。


          參考文獻

          [1] 白桂梅:《國際法(第三版)》,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第179頁。

          [2] 王鐵崖、田如萱:《國際法資料選編》,法律出版社1982年版,第5-6頁。

          [3] 勞德派特修訂:《奧本海國際法(上)》(第一分冊),王鐵崖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71年版,第229頁。轉引自徐波:《國際關系中的干涉:美國對中美洲政策實例分析》,《世界經濟與政治》1990年第8期。

          [4] 王強:《西方對外軍事干涉暴行遮不住了》,《環球時報》2020年12月4日,第14版。

          [5] 鐘聲:《干涉他國內政,威脅全球政治安全——美國威脅全球安全的真面目》,《人民日報》2020年10月28日,第3版。

          [6] 田金宗:《冷戰與內戰——美國對安哥拉內戰的介入》,《歷史教學問題》2014年第4期,第100頁。

          [7]《美國入侵格林納達》,https://baike.so.com/doc/459474-486536.html,訪問日期:2021年8月13日。

          [8] 李伯軍:《不干涉內政原則研究——國際法與國際關系分析》,武漢大學博士學位論文2005年,第142頁。

          [9] See Military and Paramilitary Activities in and against Nicaragua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udgment of 26th November 1984, I.C.J. Reports 1984.

          [10]National Security Decision Directive, http://www.fas.org/irp/offdocs/nsdd/index.html, 訪問時間:2021年8月14日。

          [11] See Military and Paramilitary Activities in and against Nicaragua (Nicaragua v.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udgment of 26th November 1984, I.C.J. Reports 1984.

          [12] 徐世澄主編:《帝國霸權與拉丁美洲戰后美國對拉美的干涉》,世界知識出版社2002年版,第159頁。

          [13] 蘇振興:《評美國對巴拿馬的軍事入侵》,《拉丁美洲研究》1990年第2期,第9頁。

          [14] 《美國入侵巴拿馬》,https://baike.so.com/doc/5790580-6003371.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5日。

          [15] 楊澤偉:《人道主義干涉在國際法中的地位》,《法學研究》2000年第4期,第127-128頁。

          [16] “Advisory Community on Human Rights and Foreign Policy and Advisory Community on Issues of International Public Law,” The Use of Force for Humanitarian Purposes, 1992, p. 15.

          [17] See O. Schachter, “United Nations Law in the Gulf Conflict,” 85 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1991, p. 468.

          [18] Peter Malanczuk, 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 and the Legitimacy of the Use of Force, Het Spinhuis, 1993, p.19.

          [19] 李睿恒:《美國對伊拉克庫爾德問題政策的演變》,《美國研究》2018年第5期。

          [20] 《科索沃戰爭》,https://baike.sogou.com/v763886.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17日。

          [21] 《美國侵犯人權五宗罪之四:干涉主義,釀成深重人權災難》,http://world.people.com.cn/n1/2021/0509/c1002-32098196.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7日。

          [22] 余建華、姚勤華:《科索沃危機與美國及北約的新干涉主義》,《社會科學》1999年第8期,第17頁。

          [23] 史曉曦:《保護的責任:全球治理視野下的國際法規范演化》,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版。

          [24] See Gareth Evans,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Ending Mass Atrocity Crimes Once and for All, p. 54.

          [25] 參見李伯軍:《從軍事打擊利比亞看國際干預的法律標準》,《法治研究》2011年第7期,第75-82頁。

          [26] 《敘利亞內戰》,https://baike.so.com/doc/6091220-6304326.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7日。

          [27] 傅鑄:《美英法空襲敘利亞違反國際法》,《光明日報》2018年4月19日,第12版。

          [28]《敘利亞戰爭2018年致2萬人死亡》,新華網:http://www.xinhuanet.com/mil/2019-01/07/c_1210032305.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17日。

          [29] 李杰豪:《體系轉型與規范重建——國際法律秩序發展研究》,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版,第129頁。

          [30] 黃惠康:《中國特色大國外交與國際法》,法律出版社2019年版,第180頁。

          [31] 王強:《西方對外軍事干涉暴行遮不住了》,《環球時報》2020年12月4日,第14版。

          [32] 參見李翠亭:《伊拉克戰爭對美國軟實力的影響及其反思》,《武漢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1期,第112-113頁。

          [33] 高紅為、陶春:《后現代戰爭與世界新秩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第19頁。

          [34] 王強:《西方對外軍事干涉暴行遮不住了》,《環球時報》2020年12月4日,第14版。

          [35] 人民網:《美國宣布解除對蘇丹長達20年經濟制裁》,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7/1007/c1002-29573830.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5日。

          [36] 程程:《2020年蘇丹告別“支恐國家”,擺脫近30年制裁未來可期?》https://new.qq.com/omn/20201227/20201227A05MVS00.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20日。

          [37] 謝峰:《反對單邊制裁,維護國際法治———駐香港公署特派員謝鋒在“2020年國際法論壇”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https://www.fmprc.gov.cn/web/dszlsjt_673036/t1837994.s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20日。

          [38] [美] 諾姆·喬姆斯基:《世界秩序的秘密:喬姆斯基論美國》,季廣茂譯,譯林出版社2016年版,第34頁。

          [39] 參見舒建中:《美國的“成功行動”計劃:遏制政策與維護后院的隱蔽行動》,《世界歷史》2008年第6期,第4-5頁。

          [40] 賈艷艷:《美國向危地馬拉實施“勝利行動”的始末》,《重慶文理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07年第2期,第37頁。

          [41] 《美國外交失敗之“制裁”篇:來自國際社會的質疑和譴責》,http://news.youth.cn/gj/202108/t20210826_13188661.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21日。

          [42] 新華網:《美國干涉古巴 凸顯霸道霸凌霸權》,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21-07/26/c_1127696446.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20日。

          [43] 新華網:《美國制裁多名伊朗個人和實體》,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11/05/c_1125193644.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20日。

          [44] 新華網:《美國持續制裁加劇伊朗民生困境》,http://www.xinhuanet.com/2021-04/09/c_1127313507.htm,訪問時間:2021年8月19日。

          [45] 《朝鮮人民軍稱將強硬回應美國挑釁》,https://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7/04/id/2754016.s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9日。

          [46] 《委內瑞拉飽受美國經濟制裁之苦:委內瑞拉損失了310億美元收入》,https://www.163.com/dy/article/G30BRO1S0515DICI.html,訪問時間:2021年8月19日。

          [47] 《干涉他國內政的美國》,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8212533044347681,訪問日期:2021年8月20日。

          [48]《美國宣布對俄羅斯實施新制裁》,https://mp.weixin.qq.com/s/ke3cklUrTRPhlLkoj7XyUA,訪問時間:2021年8月29日。

          [49] 李鵬、謝銀蘋:《論美國對拉美三國與臺灣當局“斷交”的干涉——一種“新門羅主義”下的霸權護持分析視角》,《廈門大學學辦(哲學社會科學出版社)》2020年第5期,第75頁。

          [50] “臺北法案”(TAIPEI) Act of 2019,法案文本詳見第116屆國會文件(S. 1678),https://www.congress.gov/116/bills/s1678/BILLS-116s1678enr.Pdf,訪問時間:2021年8月21日。

          [51] 韓大元:《香港國安法:尋求國家安全與人權保障的平衡》,《暨南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1年第2期,第4頁。

          [52] 蘇曉輝:《中國內政不容干涉》,《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年10月18日第3版。

          [53] 談晨逸:《國際法視角下美國涉疆法案的評述與應對》,《國際論壇》2021年第4期,第64頁。


          友情鏈接 LINKS

           版權所有:吉林大學法學院 2018 ?    聯系電話:0431-85166014       地址:吉林省長春市前進大街2699號東榮大廈

          (无码视频)在线观看_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_人妻少妇不卡无码视频_无码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